感慨万千。

“打起精神来!”

【aph娘塔米英】刚刚好

.不是百合,也说不上纯友谊
.ooc,bug多
.私设爆炸

[罗莎你在吗?]

[我在路口咖啡厅,我没带钱]

[店员看我的眼神简直要吃了我]

[快来救我qwq]

罗莎被艾米丽的连环夺命短信吵醒,斜着脑袋盯着桌面窗口一条一条的弹出短信,半晌没有接收到任何操作,然后暗了下去。

罗莎还是有点半梦半醒的状态,就在她几乎要睡过去的时候,屏幕又突然亮起几乎要闪瞎了眼,她缩缩脑袋,从茶几上摸回眼镜歪歪扭扭的框在脸上,慢吞吞的抓起手机回道:

[罗莎你理我一下啊qwqqqqqqq]

[多少钱啊?]罗莎一个键一个键的敲。

[你醒了?饿不饿啊?你来咖啡厅吃点还是去面包店买点什么?]

……这都哪跟哪啊[咖啡厅吧,一杯牛奶就好。]

[这就够了?会不会饿?]

[够了。]

[嗯……]

安抚完艾米丽罗莎又在沙发上躺了几分钟,才趿拉着拖鞋往盥洗室挪去。在放水的时候下意识抓了把头发,从指尖传来的粘腻感吓得她差点把牙膏甩脸上。昨天她熬夜赶绘图作业,本想开工前洗次头发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洗了头发也杯水车薪吧,该油头还是得油头。但如果再给罗莎一次机会的话她一定要洗头,总比油得没法见人要好。

梳洗完罗莎给艾米丽打了个电话如此这般说明了现在的情况,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艾米丽依旧在意罗莎吃不吃得饱的问题,罗莎朝天花板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刚想说点什么,艾米丽打断她说去洗头发吧再等等也没关系。

罗莎抓着手机默不作声,手上却没停翻找出门时的衣物。艾米丽朝手机里“喂”了一声,以为她挂了电话。后来罗莎真的就这么挂了电话。搞得艾米丽莫名其妙。

没过多久罗莎到了咖啡店,室内外温差太大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搓搓手臂,朝一个金色卷毛脑袋走去。

艾米丽叼着吸管看呆了,怎么说……她从没看过这么……天然?的罗莎。踩着帆布鞋,一条热裤一件白T,长长的金色头发只束成一支垂在脑后,和平时婷婷玉立的模样比起来,有点不修边幅,甚至有点邋遢。不过后者说得实在太过分了。

不一样的罗莎。

艾米丽觉得有点不自在,把罗莎也盯得不自在。
罗莎知道她的头发是有点没法见人,被这么盯着还是忍不住问:“这么难看?”

这该怎么回答?说你丑吧那咱们的友谊算是走到尽头了,说你好看吧那是睁眼瞎,心胸疼不疼。
艾米丽想调侃两句,又心知肚明罗莎的自尊心非得让她羞愤得钻桌子底下去,最终还是没作这个死。

艾米丽哼哼唧唧不回答,把牛奶往罗莎面前推了推,问她还要点什么,咖啡店只有甜点,罗莎不要,腻,怕胃疼。

牛奶在空调房放这么久也该凉了,罗莎大概是猫舌头,一口一口喝得很慢很慢。艾米丽右手托腮假装没在看罗莎喝牛奶,盯着她斜后方的橱窗各种各样的玩意儿。

这人吃东西很好看的,这么形容感觉有点奇怪,但的确是事实。无论是喝牛奶还是吃面包,再或者去王春燕家吃火锅撸串儿都能吃出一顿上千上万的西餐的味道,吃什么都能吃出说不清道不明的高贵感。以极其优雅的动作在十分钟之内吃完一顿饭的技能更是让艾米丽惊得合不拢嘴来。

牛奶快要见底,某一口牛奶没完全喝进嘴里,白色的液体在唇线中划出一条线,罗莎不自觉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又继续反复起喝牛奶的动作。

心跳像是漏跳了一拍,艾米丽下意识的揪住胸口的布料。

罗莎吃东西真好看!怎么这么好看!

“走吧?”罗莎结完帐回来,抓着钱包就要往裤兜里兜,又觉得口袋太小搁着难受转而扔艾米丽背包里。

“嗯。”艾米丽已经背好背包了,抬眼就看见罗莎神经质的摩挲油腻的鬓角。

“你要这个吗?”艾米丽把怀里的鸭舌帽递给她,眼见罗莎就要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败露而脸红时,多加了一句“外面太阳很晒。”艾米替她辩解了一下。

像是接受了这种说法,罗莎接过帽子戴上,心情似乎因此变好了一点,马尾发梢一跳一跳的。
太阳刺眼得过分,扎得眼睛生疼,一瞬间的燥热逼得艾米丽直退。在屋檐下踟蹰了一会儿,终于在罗莎的催促之下鼓起勇气冲了出去,跟上对方的步伐。

没了鸭舌帽的遮挡,只好眯着眼睛看路,表情太过扭曲谁见了都是一副关爱制杖的表情。艾米丽跟在罗莎身后溜达,没过一会儿就不安分的去捉她的发尾。

小学生吗你,没洗。罗莎不动声色的把马尾拉到胸前挂在肩头,没过一会儿又垂在脑后。艾米丽又要捉她的发尾,罗莎变懒得管了。

上次罗莎这么……不修边幅是什么时候来着,去年?前年?昨天?事情太过历历在目,模糊了记忆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不是什么好事,记不记得清也无所谓。

只记得也是这样一个热得没边的夏天,眼泪和汗水混在一块把头发粘腻在一起,眼前是被压在广告牌下的罗莎和纷乱的陌生人。

后来也不记得她多久才醒来,再见到罗莎的时候她的脑袋给纱布层层包起,脸上和胳膊上大大小小全是擦伤。干嘛呢这是,明明可以不管她抓紧时间跑几步也能躲开的,却转身把自己推开,然后……大几岁就了不起了,当姐姐也不能这么当啊,痛不痛啊。

替我痛了也不叫你姐,尽知道占我口头便宜,我叫你一声姐你能好起来吗?会?就驴我!

艾米丽简直要把白眼翻到后脑勺去了,手上也没停着,把苹果皮削得老长。完了又切成丁,拿牙签戳着一块一块喂给她吃。

罗莎一边嚼苹果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自己浑身不舒服,艾米丽立马懵圈了,抬手就要摇护士铃。哪啊,罗莎就是热,想擦个背。艾米丽又气又恼,你看这不是唬人吗?吓死人了说话不好好说!

艾米丽生气了。

气呼呼的跑出去,又气呼呼的端了毛巾和盆回来,去厕所放了水,抓着罗莎的衣服下摆就要往上撸,没控制好力度,又让罗莎疼了。

两条一掌长的红痕大概是给铁钉划出来的,没出血,就是肿了,在白皙的背上怪触目惊心的。
怎么哪都有伤!说不爱惜自己也不对味,说不对又不能骂,一口气哽着下不去也出不来。

心疼死了。

以后要把她捆在身边保护她一辈子,怎么保护?含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掉了,真不省心,哪都不省心。

你看你头发也没洗,油腻腻的真不好看,不好看我就不喜欢你了,不喜欢你了我就不照顾你了。

也许吧。

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艾米丽对罗莎的感情,已经不一样了……

艾米丽一个没注意让罗莎的发梢从手里逃了出去,下一秒就给她甩了一脸。

……疼。

她不好看就不喜欢她了,扯淡,她怎样她都喜欢她。总算是回到家了,回的是罗莎家。

罗莎对艾米丽这种有事没事来自己家串门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拿了换洗衣服直径去了浴室,而艾米丽自己却躺在地板上纳凉开始思考怎么又来罗莎家了……

算了不想了,罗莎还没吃东西,下楼给她买个牛角面包吧。

回来就见罗莎套着宽松t恤出来了,湿淋淋的头发贴在她的脖子和胳膊,水滴顺着发丝滴在脚边。她正一点一点的把头发全部拨到一边,取了毛巾全部包起来。

艾米丽瞅着那个小水洼感觉罗莎再走一步就能吱溜一下摔倒,顺手把面包扔桌上,给罗莎拎了拖鞋过去。罗莎嫌热,踩地上比较舒服,还是有点怕摔着,接过艾米丽手上的拖鞋,踩着小碎步给拎回了鞋架。

瞧着小矫情样儿……艾米丽吸吸鼻子,开口道:“你怎么换洗发水了?”

“我的用完了,借用了哥哥的。”罗莎略略抬高的音量从隔壁屋传来,话音刚落罗莎拿着吹风机又小碎步回了浴室把毛巾挂好。

“薄荷味的呀……”

“嗯,知道你不喜欢,回头买新的。”

“哦……什么时候去?我陪你?”

“好。”

艾米丽的确说过不喜欢她用薄荷味的洗发水,凉飕飕的闻着呛鼻子,她就真的再也没用过,后来罗莎也乱七八糟的换过各种各样味道的洗发水,最后艾米丽不经意提起“啊这个味道真好闻!”罗莎的头发就一只是这个味道保持到现在。

这么在意我干嘛?是不是喜欢我啊?

真让人忍不住多想。艾米丽愤愤的揉了两把罗莎的脑袋,夺过她手里的吹风机把她按进沙发里。罗莎反射性的抬手想推开她,嫌弃艾米丽对待头发太不轻柔,歪头一想,长短发有别,艾米丽对自己的头发多少会温柔一点吧?反正她也不想动,直接歪进沙发里任由艾米丽摆布。

艾米丽瞧她一系列的小动作只觉得可爱又好笑,挑眉松开她去摸吹风机插头,嗡嗡声吵得脑袋直懵,思绪又飞远了。

不喜欢我就推开我呗,把我留在身边,不对我设防还对我这么好……我又不是什么好人,不会只甘心跟你做朋友的……

都怪你。

艾米丽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怪罗莎干嘛?要怪就怪自己心里有鬼。

不能好了,从发现喜欢你开始,每天都很喜欢你,今天比昨天更喜欢你。

“喂,罗莎,我喜欢你,我只说一次,虽然我觉得你听不见。”艾米丽动作没停,吹风机嗡嗡响。

“啊???”

“我说——”艾米丽关掉吹风机,“我喜欢你。”

给自己一个耳光!给自己一个耳光!说好只说一次!手不听使唤!嘴也不听使唤!

罗莎愣住,面包半咬在嘴里,没咬断,看着怪捉急的,“我也很喜欢你啊,怎么跟小孩子样的越活越回去了是吧?”

艾米丽也愣,一头雾水告白怎么跟小孩有关系,难不成我小时候就把你攻陷了?

罗莎自说自话:“我还是觉得你小时候的样子最可爱了,就这么点大,脸肉肉的手也肉肉的——每天晚上都要说喜欢我还要亲亲——等等你该不会要亲亲吧?!”

“那也要看你给不给我啰……”艾米丽小声嘟囔。

“不给!”没想到罗莎居然听到了,艾米只觉得脸臊得厉害恨不得躲花坛里这辈子不出来了。

“……嗯。”

“下回不许这样了,”罗莎难得拿出一点姐姐的样子,“都这么大人了怪难为情的。”

“好。”

……

艾米丽把罗莎放自己包里的钱包拿出来,背上包,冲浴室里正在梳头的罗莎喊道:“时间不早了我回家了啊?”

“好——记得明天陪我去买洗发水。”

“嗯!”

“啊对了!”艾米丽又说,“明天出门前有时间的话打扮一下自己呗?”

“为什么啊?”

“好看。”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