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万千。

“打起精神来!”

一封信。

亲爱的绪方:
见信好。
这是我第一次写信,毕竟以前从没有过要写信的情况。
在这信息传递如此发达的时代,比起写信我更愿意用电子邮件或者短信,不过看来是没机会了,我已经十几天——或者更久
没有见过什么电子产品了,长时间的制动导致我敲字也比手写快不到哪去。
可是一握笔我就后悔了,本来就不算好看的字现在更难看了,我真该利用清醒时的时候好好练字,好啦我知道你在笑,也不准嘲笑,不然我会诅咒你身高与体重成正比的。

每天都活在消毒水味儿与心率仪的滴滴声里实在太过无聊,但我浑身都使不上力气让我哪儿也去不了。于是我开始妄想某一天的中午我可以把午餐全部吃完,我充满力气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我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一手拎上我藏进床头柜的书包,一手拔掉我身上所有的线与管子。这个时候的我无所不能,单枪匹马从护士姐姐们的包围里冲出来样子真是帅呆了,虽然平时穿的连衣裙这时在我身上有点宽大,但这依旧影响不了我的帅气。

我还想继续,但扎进手腕的针有点疼。

意大利面是啥味儿我还不知道,不加番茄的寿司不太好吃,好想喝牛奶但我想喝纯的,比起金典我更喜欢特仑苏,书城附近的爆浆鸡排有多么多么好吃,但我还是忘了。

我开始想不起今天是星期几,曾看过的书我叫不上名字,谁谁谁和谁谁谁在一起了,谁谁谁绞尽脑汁写给我老长的表白,谁谁谁给我唱过的歌谁谁谁哄过我的情话,我全都不记得了。
于是我睡着了,梦见了我的小学时代梦见了我初中时要好的玩伴,我梦见了高考梦见了我大学毕业时抛上天的博士帽和周遭看不清脸的同学。
我惊醒,脑海里的声音叫我快点写这封信。

我的未来基本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我的未来所有人都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的做自己的事。
飞鸟零零散散的从这棵树飞到另一棵树,广播站慢悠悠的反复朗读某首脍炙人口的现代诗,执勤的学生们正在清扫落叶,扫帚带着树叶翻滚抱团飞进撮箕里,我的伙伴们手挽手有说有笑的唤我的名字。
“快上课啦迟到可就不好啦!”
“来啦来啦!!”
好像昨天消失在这个世界十秒的我不复存在。
我心想这不是梦吧?
结果我醒来了,这真的是梦。我哈哈哈哈的笑着哭到喘不过气来。
你知道吗上回我梦到自己抱孙子啦!小孙子肉嘟嘟的别提有多可爱了,这回要是还做梦的话我应该会梦到自己抱着猫咪在摇椅上晃晃悠悠的睡着吧。
今天好像特别想睡呢哈哈哈哈,那我就写到这里啦。

愿与
2016年春




#梗##写一篇遗书,里面没有任何一个“死亡”“离别”等词#
捏造有,bug有。
真希望没有吓到阅读到这里的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