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万千。

“打起精神来!”

【aph普洪】崩塌

这是个有点长的段子x

#大逃杀paro#

ps:看前需自行百度大逃杀,若触到雷点过引起不适作者不赔钱(←你)

  
  
  
  
  
映入眼帘的是惨死在晨光之下的罗德里赫,基尔伯特胃里一阵翻滚,昨天经历过昔日伙伴在自己视线里被爆掉失去半个脑袋,加上无心进食,实在是吐不出什么东西来,他深呼吸平复心情,出于悲悯准备上前为罗德里赫瞌上眼睛。

谁叫罗德是他的发小呢,虽然只是个天天弹破琴的小少爷。基尔还在没品的想,可真正看到罗德的尸体后——或者说,亲眼确认了罗德里赫的死亡后,所有损话都云霄云散,他只希望罗德能在天国能安息,来世再也不要经历这种可怕的事情了。

基尔伯特双手合十低声祈祷,半蹲下为他合上双眼。

罗德的眼镜已经彻底碎裂,镜框掉落在一旁,空洞失焦的双眼茫茫然望向远方,基尔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心中一片酸楚——那边是大陆,家的地方。

结束了短暂的默哀之后基尔扫视了一遍罗德的尸体。太阳穴上方似乎受到了猛烈的钝器攻击,心脏上方也受到了伤害,看伤口的话应该是尖锐武器所致,大概是冰镐之类的东西。基尔抬起头扫视周围发现了在不远处的冰镐证实了他的想法。罗德的身上没有武器装备,“教授”分发的背包也消失不见,看来是凶手认为罗德的武器比自己的厉害所以带走他的物品从而丢弃了冰镐吧。

头部的血迹不算很多,血液自罗德的心脏蔓延直身下向四周扩散开来,冰镐那一下应该是致命一击。

基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摸摸罗德的双手和脖颈,双手已经彻底冰冷,脖颈上的温度虽然不易察觉,但可以确定罗德没死多久。

既然如此……

凶手也许还没有走远。或者,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正埋伏在附近准备突袭呢。

这里不安全了。基尔伯特想,冰镐或许能起到作用,姑且先收下好了。

就在他拾起冰镐确认有无损坏的时候,身后的丛林传来阵阵骚动。

“谁?!”

“基尔伯特?”回应他的,是他此时最不想听到的熟悉温柔的女声。
     
 
  

“基尔伯特?”声音的主人是基尔的青梅竹马伊丽莎白,她算是W学院这种专出帅哥美女的地方还要再漂亮一点女孩子,至少基尔是这么认为的,同时他也不肯承认。因为在幼时她可是唯一一个跟自己泥里来泥里去,群挑镇里的孩子王,还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姑娘。印象中的小时候的她和其他的女孩子一点都不一样,她从来没有戴过蝴蝶结,也从来没有穿过裙子,头发也是短短的,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这一形象升上W高——严格来说,是遇见罗德里赫便消失不见了,修身的高腰夏制裙把她姣好的身材凸现得淋漓尽致,蓄起长发的她显得更加有女人味。她和大多数女生一样喜欢上了出生高贵的“音乐王子”罗德里赫,奉罗德为“梦中情人”。基尔只觉得好笑,在心里笑骂她傻逼。再后来伊莎因为基尔的原因有幸认识罗德,罗德随手送的(基尔是这么觉得的)粉色天竺葵发夹当是见面礼之后,伊莎的改变更加不得了了。

说话变得温声细语;遇事不惊不怒,不喜不悲;坐姿优雅端庄,站姿亭亭玉立;她居然学会了交际舞,还会拉一两首简单的小提琴曲。

假贵族,基尔讥讽。

最后,他们似乎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对此基尔没有任何实感,他的措词都变成了似乎。

伊丽莎白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无所谓,不说喜欢,也不说讨厌,他只觉得怪怪的。

这不是他所认识的伊莎。

她一直都在改变,也可能从来没有变过。

她一直都是伊丽莎白,只是自己追不上她的步伐罢了。

“嘿,伊莎。”基尔点头作为回应。

“你怎么会在这……里……”伊莎的表情黯淡下来,不用说她一定是看到了躺在基尔伯特脚边的罗德里赫,昔日里她那双明媚的翠绿色双眸此时变得冷漠无比,她扫视过基尔手上的冰镐,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抽出了插在制服口袋里的手枪,准星对准了基尔伯特的左胸口。

“你……杀了罗德里赫?”伊丽莎白发问,起初她还觉得总算能有一个能“暂时”值得信任的人了,现在看来连这个人也没有了,“教授”说得对,这个游戏没有信任。

面对冰冷的黑洞洞的枪口,基尔反复呼吸保持镇静,他斟酌语句,生怕因为一个口误而擦枪走火,“不是我,我是——”

“就是你!!是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

伊莎突然激动起来了,基尔也随之提高音量。

“我没有!”

“你手上的冰镐是怎么回事?罗德胸口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不是你杀的吗?”基尔伯特这时才发现手上还握着凶手致死罗德里赫的冰镐,基尔后知后觉猛的把它扔开,伊莎看着被扔掉的冰镐居然笑了起来,“哈……看呀,良心受到谴责了吗?杀人凶器很恶心是不是赶紧扔掉才好……呵呵,你不是一直都看不惯罗德里赫吗?最想杀掉他的难道不是你吗?”

“够了伊丽莎白!就这么不信任我吗?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那你告诉我在这个游戏我还能信任谁?除了自己所有人都是敌人!”伊丽莎白步步紧逼。
“你不信任你的青梅竹马吗?”

“信任杀掉自己恋人的青梅竹马?你在开玩笑吧!”伊丽莎白扣动扳机,她因为情绪激动而剧烈颤抖的双手对不准基尔的心脏,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基尔伯特的左手臂上立即出现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窟窿。

基尔闷哼一声,摇晃着身体捂住手臂上的伤口,他不反抗,也不躲闪,一字一句,“我再说一遍,伊莎。杀死罗德的凶手,不是我。”

“……狡辩!”眼看伊莎扣上扳机又要开出一枪,基尔瞄到到了伊莎背后的丛林一阵不易察觉的枝叶声响。基尔发觉不妙,咬牙冲向伊丽莎白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进怀里,来不及做出反应的伊丽莎白手枪早已脱手掉在地上,“放开我!”

“放开我!杀人凶手!!”伊莎的右手挣脱不开基尔的禁锢,又用另一只手抽出藏在制服裙下的匕首,尖叫道,“我要杀了你!”

基尔搂着伊莎强行转了半圈和她调换位置,又是一声几乎震破鼓膜的巨响,基尔靠在自己怀里,他的呻咛消散在耳边。

伊莎的大脑一阵放空,根本来不及思量这短短的两秒钟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左手比大脑的判断快一步,泛着银色光泽的匕首和那发子弹一起扎进基尔的脊背。

基尔伯特的眼神突然柔和了,唇边勾起一抹苦笑,“……信任我啊。”

血雾和眼泪朦胧了伊莎的双眼,左手手腕失去了力量,基尔的银白色头发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一切都像电影缓慢处理的镜头。

基尔向自己身边倒去,越过他的制服肩头,枪声的主人从丛林阴影中露出庐山真面目。

“哦呀……好一出感情戏,我都快感动得哭了。”准星对准了伊丽莎白的前额。

“那么,伊丽莎白。最后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罗尼裂开嘴笑了,露出恶魔獠牙一般的尖锐牙齿。
  

  

  

  
我好像ooc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