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万千。

“打起精神来!”

【aph英艾米】常春藤(下)

罗莎推开图书馆的大门,眼角余光扫到一个金色的卷毛脑袋,如果只是这样罗莎就直径去还书了,可下一秒那个卷毛为了不发出声音向她打招呼开始振臂“呐喊”。

好蠢,我不认识她,她不是艾米丽。

罗莎烦恼的捏捏眉头。挥手示意她等会就来我去还书。

“诶……”罗莎叹了口气,有点想不通艾米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胳膊下压着的是笔记本没错不是什么小说或漫画。

还有两个星期才是这个学期的第一次月考了,这只是第一次月考,为此紧张备考的学生屈指可数,罗莎就是其中一个。

艾米丽在备考吗?

是有关历史的吧。

罗莎露出了然的表情。她直径走向艾米丽,在她身边坐下,压低声线说:“在恶补历史吗?”

“嘿嘿被发现了。”艾米丽直接坦白,挪挪胳膊下的历史笔记。

罗莎挑眉:“打算把历史考好然后再次告白?”

“嘿姑娘说话别这么直戳了当!”艾米丽无视掉了罗莎小声的你更指戳了当想想你上星期对我哥说的话,说:“对啊,上次没表达清楚,这回可不能再让他误会了。”

罗莎的脸憋得通红,忍住不告诉她自家哥哥使劲儿拍脸高声反驳自己“才没有脸红!”的想法。

“你……脸好红。”艾米丽露出别扭的表情。

“哥哥也是。”罗莎小声嘀咕。

“什么?”

“我不太想叫你兄嫂。”

“瞎说什么大实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不看书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艾米丽挠挠后脑勺说到,捉住罗莎的胳膊就要走。

“嘘——请小声一点!”罗莎抽回自己胳膊朝她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继续忙手上的作业,“要去你去,我才刚来呢。”

“哦好吧,那上课见。”艾米丽把笔记和作业一把抱在怀里,一路小跑出图书馆。

刚出图书馆拐弯就撞上一堵肉墙,笔记作业和自己一股脑全摔进对方怀里。艾米丽一边蹭蹭被撞疼的鼻子,一边想说谁啊,抬眼撞上亚瑟祖母绿色的眼眸,整个思维都陷进他森林一般的眸子里了。

“没关系吗?疼不疼?”亚瑟柔声问她,扶好她让她站稳,又帮她收拾好笔记放进她怀里。艾米丽这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的叫柯克兰先生,没关系我还好什么的,说着抱歉的话。

瞧见艾米丽有些发红的鼻子亚瑟噗嗤一声笑了,他不自觉的伸手刮刮艾米丽的鼻尖,动作暧昧得……就像恋人一样。

“……在复习历史?”亚瑟睹见艾米丽怀里的历史笔记,用手轻碰自己的鼻梁后,尴尬的开了口,“很努力的样子呢,历史成绩一定会好起来的。”

见艾米丽点点头,亚瑟也跟着点点头,继续说到:“学习固然重要,但还请注意安全啊,上次在公车上看到你边走边复习,我都给你捏把汗……啊真是的罗莎也不管管你。”

艾米丽笑出来。

“笑什么?你都多大了也有十七了吧?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要我操心……”

“亚瑟真好,我好喜欢亚瑟啊。”艾米丽微笑着脱口而出,直视亚瑟的眼眸。

“你,喜欢我吗?”

见亚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艾米丽又说:“你喜欢我吗?不是琼斯,而是艾米丽。不是柯克兰先生,而是亚瑟。”艾米丽又重复了一遍:“亚瑟,喜欢艾米丽吗?”

爱……吗?

九月依旧很热,没有风,听不到它掠过常春藤的声音。

少女静静等待着眼前男人的回答,时间不长,却足以把少女为数不多的自信心和耐心消磨掉。

亚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艾米丽的喜欢,是哪种意思呢?说到底只是自己多想了,艾米丽对他的情感,自己是一清二楚的。

为什么不承认?在躲避吗?你在躲避什么?

为什么,要躲避她的情感。

眼见亚瑟没什么反应,艾米丽失望的低下头,想要就此离开。谁知亚瑟抢先一步抓住艾米丽手。

他说。

“我也喜欢你。”

艾米丽觉得自己听错了。

亚瑟闭上眼睛,缓缓开口道:“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但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咦?!”艾米丽的脸红透了,你你我我的半天支吾不出话来。

“这是普希金的名人名言,也推荐你去看看《普希金诗选》,很棒的一本书。其中《致克恩》我尤为喜欢。”

“如果你愿意为我看看它,我倍感荣幸。”

希望你能看看我的心意。

“……我亲爱的克恩。”

这首诗,是否能表达出我对你的情感呢。

“我亲爱的艾米丽。”他笑着,如此说道。

好热。

阳光撒在眼睑,脸颊,肩头,好热。

九月很热,是他扶住我胳膊的手一样的温度。

常春藤沙哑的歌唱。

他消失在一片郁郁葱葱里。

  

艾米丽踢踏地面的频率急躁又毫无规矩,最后她  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冲进图书馆把罗莎扛了出来,一路伴随着罗莎的小声的“喂喂喂你疯了吗快住手笨蛋!”艾米丽充耳不闻,昂着脑袋一脸正义凛然的把罗莎拉到艾米丽遇见亚瑟的那个拐角,煞有介事的问对自己吹胡子瞪眼儿的罗莎:

“罗莎,你有没有看过《普希金诗集》?”

“看过啊。”

“又没有一首诗是《至克恩》?”

“嗯。”罗莎郑重的点点头,一副知道了什么的样子。

“那是什么?”艾米丽还在问。

“一首情诗。”

“……”啥。

罗莎斟酌语句,小心的说:“你看过?”答案当然是没有,映像里的艾米丽可从来不接触文学书籍,罗莎又问她是怎么知道的,眼瞅着艾米丽红了耳根,“……刚知道的。”

罗莎不语。

艾米丽是个傻逼她是知道,令她没有料到的是自己哥哥也是个傻逼,对同样也很傻逼的艾米丽用如此委婉文艺的表白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可罗莎完全不打算帮她,也不打算给哥哥开窍,固执的觉得顺其自然比较好,于是她模仿新闻社的某位学长的调调说:“十分遗憾我帮不上忙。”

艾米丽响亮的啧了一声。

“喂你刚才有很大声的啧吧?我听到了哦!”

   

“历史去死。”

疯狂的恶补历史计划持续了一星期,艾米丽仰躺在椅背上,这么说道。右手把桌子上的书无节奏的翻得哗啦作响。

罗莎也不看她,继续手上的练习,见艾米丽依旧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她幽幽道:“未来是叫你艾米丽还是嫂子你看着办吧。”

这句话吓得艾米丽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了,她伏在罗莎的课桌上,假装做日本人的土下座,“别啊小姑子!”艾米丽无视掉了罗莎抽搐的嘴角,“你跟我说说,应该怎么追你哥。”

“哈?我怎么知道。”

“诶别啊求助攻~”

罗莎无奈的朝她翻白眼儿,老实说最需要助攻的应该是亚瑟,要让他开窍,教他如何面对直球和踢一记好球,哦要做到是不可能的,谁叫他是文艺青年,他的心意都是一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儿。

   

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转眼间月考来了,优等生罗莎被分去了阶梯教室,艾米丽则留在本班教室。

开考之前罗莎心血来潮决定要帮艾米丽一把,跟自己哥哥打赌说考完试就去跟艾米丽表白,没胆去就请罗莎喝一个月的下午茶。

亚瑟笑得意味深长,摸摸罗莎的头笑道你输了。

罗莎不信,头一偏走了。

蝉鸣若有若无,秋风把试卷吹得哗啦作响,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微乎其微。

发卷,做题,检查,交卷,考试进行得很顺利。

指尖有点酸。

    

罗莎真的输了。

    

历史考试已经结束了,亚瑟整理装订好试卷后,发现艾米丽的笔记还留在课桌上,亚瑟一边叹了口气说这姑娘怎么总是毛毛糙糙的,一边回想学生登记册艾米丽的家庭住址,打算给她送过去。却在回家途中遇见了对方,急急忙忙的像是丢了东西的样子,亚瑟把历史笔记递给她,马上就露出的释然的神色。

亚瑟看着艾米丽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恐怕她都忘了。

在一年前一个常春藤爬满围墙的普通的清晨,还是一样的地点,亚瑟叫住一个金色短卷发少女,说你好请问W学院怎么走。

“从这条路往前直走,右拐就是了。”眼前的少女漫不经心的回答他。

如今啊,还是一样的人,眼眸依旧清澈,笑容依然明媚,只是眼前的少女变得高挑,身体已然多了些大姑娘的味道。

她说谢谢,然后露出一个笑容。

    

——[我记得那神奇的瞬间: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就像昙花一现的幻像,就像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想我迷路了。

“艾米丽。”

“怎么了先生?”

“我迷路了,”亚瑟直视她如天空般的眼眸,“我不知道,艾米丽的心,要怎么走呢?”

 

  

   

   

……………………………………………………

强行装逼与烂尾补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完了!!!!

让大家等这么久实在抱歉!

求小红心求留言求评价_(:з」∠)_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