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万千。

“打起精神来!”

【aph英米】常春藤(上)

学院paro

米性转米性转米性转!!!





没有什么是书上写的,特定的恋爱的季节。

闷热的空气,寥寥可数的蝉鸣,算不上映像美好的出场方式。

她总是措不及防的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的身影溺死在她眼里的深蓝。

艾米丽掐准时间冲进教室,上课铃紧追在少女的脚后跟响起。她仰头朝讲台上正准备开始早会的班主任歉意的笑笑,翻越过同桌罗莎的桌子,稳稳入座。

罗莎白了她一眼。

艾米丽白了回去。

“怎么这时候才来?你明明不怎么迟到的。”虽然也不早到。罗莎压着嗓子说。

艾米丽把书包塞进桌肚里,抬眼看了看班主任的视线,确认安全后才说:“来的时候我看到一男的……或者说我们学校的新生?我带他参观了一下。”

“你会有这个闲心?”

“好吧我睡过头了。”艾米丽耸肩。

罗莎看着艾米丽无语。班主任突然提高的音调让她吓了一跳,她推了推滑到鼻尖的眼镜,端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前方,小声说:“我们换了个历史老师。”

“哦——”艾米丽拖长尾音,夸张的做了个嫌弃的表情,“换了我的历史成绩也好不到哪去。你知道的,对历史我可是典型的战5渣——话说新老师叫什么?”

罗莎自然听不懂战5渣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艾米丽的历史成绩真的是差劲到家,她偏头,说:“亚瑟-柯克兰,是——”

“哦哟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个讲课会满教室转来转去的催眠高手秃发老头。”艾米丽打断她的话,咂咂嘴,怪声怪气的说:“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艾米丽的历史成绩再创‘辉煌’!”

罗莎忍住了想翻白眼的念头:“你对新老师的姓氏就没有什么看法吗?”

“他是你爷爷?”艾米丽扫了眼罗莎斜放在课桌上的课本,课本的右下角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Rosa-Kirkland。

“不,”罗莎用相当严肃的口吻全力否定了艾米丽的猜测,“他是我哥哥,而且——”

“真的假的?!”艾米丽几乎要惊叫出声。

“他正在你的身后。”

艾米丽缓缓顺着罗莎逐渐上移的视线看去,她身后的男人正微微俯下身看着她,祖母绿的眼眸带着猜不透的笑意:“琼斯,早会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带上历史书。”

“诶?”艾米丽开始进入当机状态。

“很抱歉打扰您的讲话了。”他朝讲台的方向站直,向班主任致歉,最后转身离去。

“罗莎……”艾米丽颓废在座位里。

“怎么了?”

“我已经……生无可恋了。”

“咦?!”

“我不要去啦!”艾米丽高呼着试图翻过课桌逃跑,却被罗莎抢先一步拽住裙角,为了防止走光(其实穿了安全裤)艾米丽还是选择乖乖坐下来。

“一定要去啦!不去的话下次的惩罚估计会更严重吧?”罗莎捞起艾米丽的历史书夹在咯吱窝里,不由分说的拉上对方的手就要走,“我哥可是很严厉的人啊!”

“骗人!我可看不出来!”他看上去太温柔了。

“你在害怕吗?”

“我才不害怕!我可是hero!”

“那为什么不去?”

“……”走到一半的艾米丽突然停下来。

“……”罗莎歪着头看着她。

“我……”艾米丽一时想不到理由,只是打心底的不想见他,怕见到他金砂般的头发,怕见到他祖母绿色的,森林一般的眼眸,宽阔,深邃,没有尽头,怕因为好奇而闯进入,最后迷失方向,怕沉醉在寂静舒适的森林里,被阳光照耀,最后被土地拥抱。

“没关系的啦,他叫你带上历史书,估计是帮你小小的补习一下,哥——柯克兰先生真的是个好老师啊。”罗莎把历史书塞进艾米丽怀里,拍拍她的背,“去吧,我在走廊里等你。”

办公室的门敞开着,艾米丽敲敲门板,试探性的问道:“请问……柯克兰先生在吗?”

“艾米丽?”王耀从文件堆里抬起头,“他被叫去开会了。”

艾米丽垂下双手,心里一阵某名的失落。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没……他叫我来一趟。”

“这样啊,”王耀探过亚瑟的办公桌挡板瞄了一眼摆在桌子上的日程表,“唔……亚瑟这个上午都没什么时间诶……你可以下午来找他,第一节有你们班的课。”

“好的,谢谢王先生。”艾米丽朝王耀点点头,准备回班的时候,王耀又叫住她。

“亚瑟没来W学院之前我去听过他的公开课,那家伙的学风超——严的,艾米丽的历史成绩要加油啊!”王耀任重道远的拍拍艾米丽的肩,又指指手腕上的手表示意离上课时间不远了,艾米丽才加紧脚步,拉上罗莎回到教室。

接下来是严肃无趣的上午课程,中午去午餐的时候路过历史学科的办公室,艾米丽探头朝里瞄了一眼,亚瑟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写些什么,不由得感叹老师估计都这么忙吧,要管理自己的班级,同事之间的人情世故。还要备课和批改作业,各种各样的会议层出不穷……

“当老师,很辛苦吧。”

 

天空蓝得刺眼,点缀在上的白云很柔软很蓬松看起来舒服的感觉,蝉鸣声聒噪而婉转,风掠过操场闯进教室里,米白色的窗帘起起伏伏,最后,如帷幕般缓缓落下,而风在窗帘的末尾消失了。

终于到了下午的历史课。走进教室的亚瑟-柯克兰把教学材料放在讲桌上,抬眼盯着艾米丽的方向,良久,他轻咳一声,一下子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艾米丽的身上。罗莎赶紧抬手拍拍艾米丽的背,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姑娘一个机灵挺直了身体,迎面撞上亚瑟的视线。

艾米丽害怕极了,生怕他整她,叫她起来回答问题,也最好别是罚抄历史书之类的,谁做得到啦。他不会叫自己把插图也画下来吧?他能接受自己的美漫画风吗?别盯着我啦怪恐怖的——哦柯克兰先生的眉毛好粗哦……

艾米丽的想法乱成一团。

到头来亚瑟什么都没说,只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像春天时横穿过街角公园的那条干净的小河, 阳光撒在河面波光粼粼。

让人看着暖洋洋的。

无论是问好,还是讲课,亚瑟咬字清晰的伦敦腔实在令人着迷。历史课一反往常的枯燥无味,大家都在跟着亚瑟来,艾米丽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的听过一堂历史课。

柯克兰先生真厉害啊。

好喜欢他的课,好喜欢他。

亚瑟翻开手腕看他的手表:“上你们班的课真快啊。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各位同学可以发表一下对我的课堂有什么感受。”

艾米丽举起手。

“琼斯?你有什么……”

“柯克兰先生,”艾米丽打断他的话,“我喜欢您。”

罗莎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她。所有同学的视线在艾米丽与亚瑟之间扫来扫去,都在好奇柯克兰先生会对自己学生“爱”的告白有什么样的反应。

“……我也很喜欢你。”亚瑟朝她微笑,“你是个很认真的学生。”

这算什么?犯规,暧昧不清。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么下课吧。下课。”

“起立。”

“同学们辛苦了。”

“老师辛苦了。”

这一闹剧就这么结束了,艾米丽喜欢柯克兰先生,大家都喜欢柯克兰先生。因为他是个好老师。

可是,艾米丽喜欢亚瑟。这是大家所不知道的。

艾米丽所大声说出来的,是“我喜欢柯克兰先生”。罗莎却深知,艾米丽所想表达的,其实是“我喜欢亚瑟”。

艾米丽和大家的感情,本来就不一样。

“艾米丽,你是个疯子。”罗莎这么告诉她。

“罗莎。”

“是。”她回应到。

“这算什么……”

“你喜欢亚瑟,我知道。”罗莎问她,“不过,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老头?哦,不,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会爱上一个……嗯……”罗莎斟酌一下用词,“对你来说老气横秋的人?”此话一出罗莎还是觉得不太对,这么形容自己哥哥实在太不妥了。

不过罗莎似乎对艾米丽有喜欢的人没有多大反应,她只是对眼前少女喜欢的对象产生了怀疑,她一直以为艾米丽喜欢那种典型的美国小伙,和艾米丽一样,喜欢冒险,追求自由,总是活力四射的人。

“就是喜欢他,无法抑制的喜欢,想每天见到他,想让历史成绩变得好起来……”

“那……你还打算表白吗?告诉他‘我喜欢亚瑟’,而不是‘我喜欢柯克兰先生’。”

“不打算。”

“咦?”艾米丽的回答再一次让罗莎感到意外,“我认为你是个直戳了当的,爱恨分明的人,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可你为什么不去告白呢?那才是你的作风不是吗?”

“如果我喜欢的不是亚瑟,我是说如果,那我一定会直接表达情感的。可他是一名绅士,他和你一样,讲究礼节,喜欢又厚又复杂的砖头书,直接的表白只会令他讨厌吧?所以我想委婉一点,可那并不是我的作风,我也做不到。”艾米丽顿了顿,“我喜欢他就可以了,他的知道与否并不重要。”

“他只要知道,‘我喜欢柯克兰先生’就可以了。”

 

——我,喜欢柯克兰先生。

——说谎。

亚瑟从容不迫的走出教室,接着逃跑起来,还因为在走廊上奔跑被路过的年纪主任训了一顿。

“亚瑟下课了?”王耀望着冲进办公室的亚瑟狼狈模样感到好笑不已,他探过办公桌挡板说到,“上午……哦你的脸好红!生病了?”

“诶诶有吗?!”亚瑟慌张的摸了把脸。

“看来是被告白了?”路过办公室的弗朗西斯一边摸下巴的胡渣一边调侃脸红到极点的亚瑟。

“一有这事儿你就来劲儿啊胡子滚蛋——谁告诉你的?”

“罗莎。”

“好家伙,你又勾搭我妹妹!”

“我真没有!‘又’是几个意思?!”弗朗西斯无奈摆手表示不提此事,抬眼想了想没什么要事便道了别。

一旁的中国人摇头看着二十几岁恋爱经验为0的亚瑟,不由得内心感叹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今天上午艾米丽来找你了。”

“啊是吗?我有东西要给她。”亚瑟的神色终于缓和不少,他起身准备去找艾米丽,打开门便看到了少女停在半空中准备敲门的手。

“呃……”亚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上午艾米丽的告白还在他脑海中一个劲儿的循环。

“亚……柯克兰先生!”眼前的少女猛的低下头,“很抱歉!我为我今早的失言感到很抱歉!”

老头的事啊……嘛不知者无罪,“没关系的。”亚瑟露出一个微笑,顺手捞过办公桌上的笔记本塞进艾米丽的怀里,“这是历史笔记,嘛我可没有帮你的意思,如果你挂科让我被年纪主任臭骂一顿我会很困扰的——月考要加油啊。”

“是您为我准备的吗?”艾米丽扫过封面,工整有力的字迹和历史课上的相差无几。

“不是……是,是我历届学生给我的。”

亚瑟望着艾米丽那一头柔顺蓬松的卷毛儿脑袋想要去摸摸,于是他鬼使神差的照做了。

可艾米丽抬头的动作让他吓了一跳,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身后窗子外投射进少女眼眸的天空。

啊,好蓝。

亚瑟失了神。

艾米丽狡黠一笑,趁他出神的档儿踮脚揉乱他的额发,抱着笔记本飞快的逃走。

——你清澈而明媚的眼眸告诉我,你说了慌。

tbc.

 

 

  ………………………………

这篇文章从七月就开始写了,断断续续的写了快5000字把我吓了一跳。

嘿嘿虽然是万年bg党,但这种纯爱风格的真的很怕写苏呢。

再往后走向就要定结局了,本来是打算大甜文的(虽然并不甜),无奈我的后妈之魂又让我拟订了BE(默一脸)。

总之这篇是HE!我要当一回亲妈!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