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万千。

“打起精神来!”

【aph普洪】

来自南方的湿润海风吹遍了整个城镇。伊丽莎白斜靠在罗德里赫家院子的铁栏上,虚掩的厅堂大门隐约传出钢琴声,上扬的香颂小调不禁让她脚尖点地数着拍子,轻声哼唱起来。

“在这儿干什么呢,伊丽莎白。”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年大力拍着她的背,嬉笑道,“钢琴多无聊啊,我们去捉兔子吧。”

“啊……哦。”伊丽莎白心不在焉的回应着,转身去了杂物间。

基尔伯特奇怪她为什么要去杂物间,明明捉兔子不需要什么武器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伊丽莎白已经从杂物间冲了出来。

“喂基尔你个混蛋!”女孩将木制的假刀扔给基尔伯特,“我们来打一架吧!”

“哈?”基尔伯特接过木刀,被她莫名其妙的举动吓了一跳,不忘回骂过去,“发什么神经啊你个娘……”基尔伯特发现略有不对,随即话锋一转,“你打得赢我吗?!”

“打不打得赢谁知道呢,”伊丽莎白压低身体将木刀对准基尔伯特的眉宇间,像应战的剑士蓄势待发,“你该不会怕了吧?”

“我可不会放水啊。”基尔伯特掩饰不住上扬的语气,就像他们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干架一样,“我会全力以赴的。”

基尔伯特横过木刀抵挡住了冲过来的伊莎,伊丽莎白使上木刀的力气马上从他的木刀上传来,将他逼得连连后退。

“喂喂喂你不是认真的吧?”基尔伯特扭转身体试图击打伊丽莎白脖颈处的肌肉,不料女孩后倾,粗糙的木刀划破了她的衣襟,使她整个人踉跄着跌坐在地上。

基尔伯特趁机反转刀柄用刀背击中伊莎的手腕,木刀从她手中飞了出去。

伊丽莎白似乎还想继续战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雪白的胸脯裸露在空气中。她马上意识到了不妥,脸红得像早晨新摘的番茄。

望着这样的伊莎基尔伯特觉得变扭极了,脱下外套胡乱的搭在伊丽莎白身上。

“你、你今天怎么了?”基尔伯特不知道看哪里才好,手足无措地踢着地上的碎石。

“哈哈哈哈哈哈超小的吧?”伊丽莎白拍着自己的胸脯,绯红着脸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这回轮到基尔伯特脸红了。

“……其实我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体力越来越跟不上了,打架也总是输,差不多是成为女人的时候了吧。”

“……其实昨天啊,我的母亲问我,成年后是像父亲一样以打猎为生,还是像母亲一样学习插花与缝纫做个好妻子……”伊丽莎白拍了拍腿上的草屑,重新裹好基尔的外套,缓缓道:“我说我不知道。但我会给她答案的——我想跟你打一架,如果我输了,我就做个女人,蓄起长发,褪下打猎的护具,换上棉制的长裙——做个温柔贤惠的妇人。”

她给基尔伯特一个明媚的笑容,大声说:“我输啦,以后不能陪你去打猎了。”

湿润的南风呼啸着吹乱伊丽莎白的短发。宽大的衣服遮不住她高挑的正在发育的身材,像个大女孩。

“伊莎……”基尔伯特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轻声唤着她的小名。

“成年后,我会去从军——像我的父亲一样。”早晨的阳光在基尔伯特脸上打出英气的阴影,修身的衬衫勾勒出少年的体魄,他像宣布着什么大声说着:“回来我就娶你,做我的好妻子。”



记事本里翻到玩意,只有这点

幼驯染。。。吧

现在看来简直苏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