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慨万千。

“我不想说了。”

【QZ苏沐橙中心】碳酸

其实是楚苏(。
我是想当友情向写的!!!!真的!!!!
没怎么回顾原作的原作向,凡是与原作有出入的均为胡扯(。


兴欣夺冠的晚上陈果带着大家去酒店搓了一顿,本来准备去唱歌的,想想今天夺冠之夜,兴欣粉个个亢奋得狠,指不定在哪个KTV堵人呢。

那就回去吧。

回来还不消停,包荣兴开手机K歌软件开始嚎,从“七月份的尾巴”嚎到“无敌是多么寂寞”。“多么寂寞——”叶修跟着和声,方锐笑骂叶修臭不要脸,叶修耸耸肩说事实嘛,顺手帮唐柔倒大瓶雪碧。连从来不唱歌的莫凡也拗不过大家的怂恿开口别扭的唱了两句,方锐笑他跑调跑到西湖去——十公里路呢!魏琛也跟着起哄。莫凡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害羞,瘫进沙发里装透明人。

不知道是饮料醉人还是气氛醉人,苏沐橙低头痴痴的笑着,脸上红扑扑一片,把手里的雪碧晃到跑没气儿,看大家闹成一团。

“我们是冠军!”包荣兴突然把纸杯举得老高莫名其妙的吼了一句,大家一愣,嘻笑着都把杯子举起来了。

“冠军!!”陈果不顾形象的跟着大家一起吼。呜的一声就要哭出来了,呜到一半又没声了,笑了出来,指着方锐直乐,说,好好玩啊。

是说了什么笑话吗?苏沐橙没听到,抽了两张纸巾塞进陈果手里,跟着一块笑。

不知道在笑什么。

就是好高兴呀。

苏沐橙也举起纸杯,不知道在向谁干杯。把杯子里不多的雪碧一饮而尽,见了底,放进去的梅子在一点点透明的液体里咕噜咕噜的打着转。

眼底氤氲一片,小客厅的水晶灯折射出光芒向四周发散。所见之物全被磨了边缘,什么都看不清了。

好甜啊,苏沐橙舔舔嘴唇。

难怪你不爱喝。


不能闹到太晚,毕竟处在小区,不像其他战队一样有单独的宿舍楼,周围全是居民,被投诉了可不好。陈果把大家轰去各自房间睡觉,苏沐橙睡不着也待不住,精神着。脱到一半的衣服又给全数穿起来,捏着手机蹑手蹑脚的去了阳台吹风醒酒。

哦,不是“酒”。就是有点醉,脸热得不正常,吹吹风降降温,也好。

手机里有一个小时之前楚云秀发的一条短信,大体是祝贺兴欣夺冠,夏休期有没有时间一起出去玩云云。苏沐橙一边编辑短信道谢准备闲聊几句,一边抬了视线看了眼屏幕顶端的时间。

这都要十二点了,云秀会不会睡了——她连短信铃声都是她爱的乐队的歌曲,苏沐橙听过,怪吵的,睡着了能把人吓醒,还是不要打扰了。

苏沐橙坐在阳台台阶上,把短信扔进草稿箱,登录微博捏着官腔转发或回复了几条微博。又去翻相册找刚才庆祝时拍的照片,没对焦的照片和表情包太多了,但苏沐橙去荣耀官博搜刮来两张合照,硬是凑齐了九张才发出去。

我们是冠军!

苏沐橙一个字一个字的打,输入法音效点得噼里啪啦响。

苏沐橙把手机放在脚边,看着屏幕变暗,变黑。阳台小小的空间里最后一点光芒也没有了,变得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脚边的手机像是掉进什么深渊里消失不见了。

苏沐橙缩缩身子,拉长裙摆把两条白生生的腿裹进棉麻裙子里。

夜深路长,远处的万家灯火像是坠入人间的星星,在苏沐橙眼里流光溢彩。

没由来的,她想给楚云秀打个电话。

接通之后该说些什么呢?晚上好呀,好久不见。睡了吗?睡了就不打扰了。没睡就聊聊天吧?可以聊最近的电视剧;可以聊夏季新装;可以聊哪里哪里的吃食最好吃;也可以不说话,听彼此在那端的做的一切,呼吸声,键盘声,隐隐约约的电视对话声,甚至是喝水的声音吃夜宵的声音,也能顺着电话线飘来丝丝辛香。

电话还是没能打出去,手机屏幕在苏沐橙指尖下亮起又黯下。

夏天一起出去玩吧?


苏沐橙第一次见到楚云秀是在第三届全明星赛上。那时候她还没出道,身上穿着训练生的T恤,却已经是一名替换选手了——是个女孩子,又有张漂亮脸蛋,实力也不错,苏沐橙能带来的巨大商机可谓是摆在眼前,高层早就决定了苏沐橙的出道,“训练生”的身份说是走形式也不为过,所以才争取到随队名额。坐在离叶修等主力选手还要后两三排的样子。

那时候的大家和现在都有或多或少的改变,苏沐橙的头发长长的没有染上任何颜色,楚云秀也没烫卷发,头发笔直的,软软的垂在肩头,脸上是十几岁的少女褪不掉的青涩,脸上干干净净几乎没有妆容,只有嘴唇上一点提高气色的唇彩。

电竞圈的女生实在太少见了。苏沐橙远远的看见楚云秀经过狭小的过道落座在不远处标着“烟雨”的位置上,她有点想去打个招呼认识一下,又担心对方可能是前辈就这么贸然过去太过失礼,只得重新跌回座位里。

全明星赛苏沐橙看得心不在焉,眼睛不住地往“烟雨”那瞟,直到临近结束楚云秀终于发现了苏沐橙的存在,对上视线的楚云秀似乎惊讶了一下,而后转变成微笑,小幅度的朝苏沐橙挥手,用嘴型说:

你好呀。

你好呀。苏沐橙也用嘴型回道。

头顶的灯光好像只照亮了对方柔和了彼此的轮廓,隔着人群和嘈杂声,她俩相视而笑。


再见面就是第四届的全明星周末。前台的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大谈四期生各个有特色实力超群号称“黄金一代”。后台的工作人员忙着组织新秀们上台登场,十来号人分成三个小组依次登场,同组的黄少天正在以三倍速向喻文州表达他此刻有多么不紧张多么云淡风轻,郑轩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和喻文州一起连哄带骗总算让黄少天消停点了。

苏沐橙看着这一幕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黄少天的单口相声真是张口就来,句句戳笑点,不笑不行。

在笑什么呀?楚云秀从隔壁组凑过来问她。

苏沐橙看看楚云秀,又看看黄少天,笑个没停。

楚云秀顺着她视线看过去,黄少天已经没那么聒噪了,看不出个所以然,不知道苏沐橙在笑什么,可是她也想笑,莫名其妙。

笑起来真好看。楚云秀看着苏沐橙这么想。

四期出道人不多,就十来个,又都是女生,想不知道对方名字都难。楚云秀挺想和这人交朋友的,张口就唤,沐橙。

诶。苏沐橙笑着应声,也唤道,云秀。


“还没睡?”

苏沐橙放在脚边的手机突然亮起弹出QQ弹窗,眼珠咕噜咕噜转了一圈适应了突然的光源,才磨磨蹭蹭的去捞手机,回,“还没呢。你怎么知道?”

“你发微博了。恭喜啊。”楚云秀又重复了一遍。

“你不去睡吗?”

“二十分钟后就睡。”

苏沐橙觉得好笑,什么时候睡还能精确到分钟,“这么精准?”

“还能更精准,十八分钟六秒后睡觉。我在看电视剧呢。”楚云秀一边打字一边扒拉鼠标,进度条弹出又落下。

“呀,我还没看。/吃惊”

“那我给你剧透。/坏笑”

“别别别!你怎么这样呢。”

“哈哈哈哈。”


苏沐橙思考自己对楚云秀的定义,觉得楚云秀温柔又坚韧,只想做个跑龙套的自己实在没法比。

女队长可真厉害

你怎么这么温柔呢。



楚云秀第十赛季止步季后赛,苏沐橙在她身后,远远的看见楚云秀跌进座位里,盯着比分愣愣的出神。舒家俩姐妹被支走了,李华独自一人去新闻发布会,只留下她一个人。

苏沐橙莫名难受,想冲过去抱住她,告诉她没事呢,还有明年,明年的明年……一定会拿到冠军的。

我在,我在。

半晌,楚云秀缓缓站起来,注意到身后的苏沐橙,她看起来心情一般,但和以往没什么两样。

还是那个坚韧的楚云秀。

苏沐橙看着楚云秀发红的眼眶,局促在原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是安慰,还是鼓励呢?

但楚云秀不需要。

“沐橙?”楚云秀唤她,“新闻发布会还不去呢?”

“欸,就去。”苏沐橙应声,当做没看见那发红的眼眶,“结束后,去小聚一下吧。”



“……多久了?”楚云秀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嗯?”苏沐橙叼着吸管莫名其妙。

“我们认识多久了?六年有没有?应该有的。”楚云秀自问自答,低头看看不多的可乐,又抬头看看漆黑的天空,感慨,“真长。”

“是呀,真长。”也不年轻了,大概两三年后就得退役了吧。碳酸饮料呛的鼻子发酸,“荣耀我还想玩十年呢。”
“哈哈你是叶修吗?”

“是就好啦,教科书,听起来多帅呀。”

“你知道吗王杰希说你是会化妆会打扮的叶修。”

“这是什么比喻,”苏沐橙笑起来,压根没在意王杰希为什么会这么形容她,“你觉得王杰希是在夸我吗?”

“我觉得不是。”

“我也觉得不是。”

“下次比赛怼他。”

“好呀好呀。”

“……我们认识六年了呀,”楚云秀目光打漂,“六年后你多大?”

“三十……一?”

“哈哈,真老。”

“你不也一样?”苏沐橙撇嘴。



苏沐橙挺喜欢她的。

但到底是哪种意义上喜欢,她却说不上来。

作为朋友,她很喜欢;作为对手,她很喜欢;但作为恋人的话,她却说不准了。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不知道苏沐橙能喜欢楚云秀多少个六年。

评论

热度(18)